第七百二十章 暗恋心机(1 / 2)

尽欢和胡君澜开车回围场县,在单位的招待点,休息了一晚上,第二天一大早打算开车回京城。

刚好贺重九和岳卫州的任务结束,岳卫州休了几天假准备送胡君澜回去,再加上冯挺和两个联络员,一行总共七人。

这么多人一起走倒也热闹,就是三辆车需要分配一下司机和乘客。

胡君澜这个家伙,已经习惯重色轻友了,都不用提醒,率先上了岳卫州的车。

贺重九则主动揽了尽欢司机的活儿,冯挺和两个联络员,自然就开剩下的那辆车。

岳卫州的联络员乖觉,没去当领导的电灯泡,小钱去想不到这上面去,还想去帮贺重九开车,被冯挺眼疾手快拽住了。

“你这小子咋没点眼色?没见贺队是在向小姑娘献殷勤?你去凑啥热闹?生怕贺队打不了光棍?”

“我得保护贺队啊,”小钱有点委屈巴巴,“冯队,那姑娘真是贺队的对象?”

“他们是不是对象我不知道,”冯挺吐了个烟圈还挺深沉,“但我知道,你这傻小子要不长眼色去打扰,两人肯定成不了,那你贺队估计就要打一辈子光棍了。”

小钱被冯挺唬住,乖乖呆在最后一辆车上,没去打扰贺重九。

其实也不存在打扰不打扰,贺重九和尽欢之间气氛和谐,但还真没有一点暧昧因子。

两人一路都在聊天,也不拘泥一个话题,天南海北都能侃上几句。

只不过贺重九并没有惜字如金,他和尽欢在一起,一向很有谈性,会认真回应尽欢的话,还会主动积极表达看法,哪怕事情跟他的生活,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有人换着开车还能聊天,开长途车也不算难捱,在热河吃了休息吃午饭的时候,胡君澜还把侄子胡运明给捎带上了。

“徐同学,你好呀!”胡运明表情不自然地打了个招呼,就匆匆往岳卫州的车那边走。

看着胡运明微红的脸,和近乎落荒而逃的姿态,贺重九下意识怀疑胡运明这是喜欢尽欢才会害羞。

有了这个怀疑,贺重九不缺把胡运明上下打量了一番,发现胡运明长得还不错,心里就警惕了。

尽欢看脸的毛病,他太清楚了,这个胡运明和尽欢还算是校友,平时再接多接触接触……

贺重九越脑补,心情就越不妙,脸上却强挂着一丝笑意,“徐宝儿,你跟胡君澜的侄子很熟?”

“不熟,今天是第二次见。”尽欢顺口答话,随即视线又转向车窗外,看着胡运明的背影乐不可支。

走路一瘸一拐,上车动作更是笨拙滑稽,坐到车上之后,还痛得龇牙咧嘴抽冷气。

尽欢一看这姿势,就知道她那天蜡没白点,那天她和胡君澜走后,胡运明没逃过父母男女混合双打。

场面估计还挺激烈,不然也不至于过了这么几天,胡运明的伤还没养好。

快二十岁的小伙子了,还被当成小孩子摁住打屁股,还被尽欢看穿,胡运明不觉得难为情才有鬼。

现在大部分父母都没啥**意识,都觉得孩子是自己生下来,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,身上哪里没看过?又是男孩子,自然是想抽哪里抽哪里!

尽欢是看热闹不嫌事大,却让贺重九误会大发了,醋缸属性也被激发,一路上都在暗戳戳观察胡运明。

到了京城路过三里河,胡君澜最先到家,尽欢让贺重九停车,要把后备箱里胡君澜一路上买的东西卸下来。

好不容易把胡君澜买的两卷皮毛,从最下来翻出来,胡君澜非要按照之前她说的,分出一半皮毛硬塞给尽欢。

实在不好推脱,在大院门口拉拉扯扯也不像话,尽欢也就收了。

随即她装老物件的包裹打开,也让胡君澜随意挑几样。

胡君澜刨开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,拿了那个鎏金双狮纹银盒就收手。

她对这些本来也不太感兴趣,更没有尽欢那样的收藏老物件的爱好,在黑市看中盒子,一方面是单纯觉得盒子颜值高,另一方面就是想体验一下讨价还价的乐趣。

刚才收了她一半皮毛的尽欢,见她这么委婉,就做主帮忙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