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医生的诊断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058 字 3个月前

第十九章 医生的诊断

雷思宇真的不想在回忆让他心有余悸的一幕,可是它真实地发生了,就是为了他的所谓的诚意。现在他发现,这个诚意比起她的身体情况,简直是什么都不值。都是所谓的垃圾!

“你,可恶。你这样会害死可儿的。你不知道她有多重视这个孩子。那是她的骨肉。而且你不是答应过她,不会打掉孩子的吗?你知道你这样逼她,她到底有多痛苦?”蓝雨嫣把内心对他的讨厌都说了出来。眼眶却红红的,该死的臭男人!

“要是可儿有什么事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就算是沉稳的程雪现在也看不过他的所作所为,“你到底把她逼到何种地步?你有没有替她想过?也许,这回可儿,会完全把自己封闭起来。”她靠进谷胜汐的怀里,她现在好难过。以可儿的性格,也许真的会这样做。

“雷,你也太……”谷胜汐根本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他。雷好像变了一个人,以前他是不会这样对女人的。以前他认为女人就该生来疼的,怎么现在却对可儿那么苛刻?

“雷,你真的不应该逼可儿,她被你误会已经很难受了。还要逼她把当作她生命的孩子打掉,实在是,太残酷了。”齐傲搂着伤心哭倒在他怀里的蓝雨嫣,温柔地帮她擦干眼泪。他的心疼了一下,为了可怜的可儿,也为了性情大变的雷。他们之间的感情怎么就那么坎坷?

雷思宇颓丧地靠着墙,发生这样的事,他的心里也不好受。现在又被他们一个一个的数落,他的心情跌倒了谷底。

“别想太多了,先看看可儿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。”谷胜汐好歹也比齐傲沉稳一点,知道雷现在也在受煎熬,也不好再责怪他。

急诊室的门突然打开了,一位护士神色紧张地走出来。雷思宇马上走上前。“可儿的情况怎么样?”

“病人之前大量出血,现在还在抢救,急需A型血。”

“A型血?我的是A型。你抽我的血吧。”雷思宇急忙挽起自己的袖子。

“那你跟我来。”

“也许,雷没有外表表现的那样无情。”谷胜汐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说。

“但愿如此。”齐傲也赞同汐的话。而且他可以感觉到雷对可儿的感情,只是他就爱装酷,不承认罢了。只是这苦了可儿!

“哼,我看倒未必。说不定他是良心发现才会那么做的。我才不相信他对可儿是有感情的。不让他怎么能这么对可儿?”想到这里,她既生气又心疼。

“但愿可儿没事。”程雪呜咽地说,“可是我真的很担心她啊。”

“放心的,可儿会没事的。”谷胜汐心疼地抱紧她。

雷思宇抓起可儿有点冰冷的手抚上自己的脸。还是没有血色的脸看起来更加苍白,长长的睫毛盖着眼睑。两只绿色的耳坠没有活力地垂在她的耳朵两侧。

他用手轻轻抚上她恬美却苍白的脸,她睡的好熟,都舍不得醒来看他一眼。他知道他错了,可是能不能不要这么惩罚他?就算她醒来打他骂他,他都不会有怨言,只要她能醒来。

“我都已经知道错了,可儿,你能不能醒来看看我?让我好好补偿你?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逼你的。也不是有意逼你把孩子打掉的。你醒来好不好?你醒来听我的解释。”他粗噶的声音显示出此刻的心情。虽然他做事从来没有不需要跟别人解释,可是他现在愿意为了可儿,跟她解释,也愿意道歉。

“你不是故意的?我看你就是有意的。”一个苍老但是如洪钟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。声音虽然不冷,但是却显示出他此刻愠怒的情绪。

“爷爷,您来了?”雷思宇看着一脸怒意的爷爷,他的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。他知道他接下来又得挨一顿骂了。不过这也是他活该。

“不要叫我爷爷,我们雷家不会教出这种孙子,居然逼可儿打掉孩子,我的宝贝曾孙。哼,你真是想把我气死!”他用拐杖重重地敲了一下地板。恨不得此刻打在他的身上,以泄内心的愤怒。

“我知道,我现在正在反思。”现在最好不要再惹爷爷生气,不然会更烦。他现在都已经够烦了。

“哼,你也知道反思吗?”他走到床边,看着脸色依旧苍白,却仍然沉睡的可儿。还没消去的气又添了一层怒意。

“你看看你,把可儿弄成什么样了?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照顾她?她瘦了那么多你都没看见吗?而且还那么憔悴,脸色还那么苍白。最重要的是,我的宝贝曾孙子没了,你说你该怎么赔偿我?”这是他盼了多久才盼来的?他居然……

“是,我没有照顾好她,一切都是我的错。”他也知道可儿最近老是吐,胃口不好。可是他就是刻意去忽略。因为他不知该用什么心态去关心她。他烦躁地耙了耙凌乱的头发,双眼盛满了愧疚,可是嘴巴却怎么也不会去承认。

“你这个不孝孙子,我真想替可儿打醒你。我可怜的乖曾孙,爷爷还没来得见你,你就……”雷振轩悲痛欲绝,老泪纵横,为了可儿,也为了他尚未出生就夭折的曾孙。

“够了,口口声声说是你的曾孙,你知道这个孩子的爸爸是谁吗?”雷思宇再也受不了别人都以他是孩子的爸爸来看待。他们知道他心里是什么滋味吗?自己的妻子坏了别人的种,他不该生气吗?为什么个个都认为他错了?

“你说什么鬼话?孩子的爸爸不就是你吗?难道还是别的男人?”到了这种地步,他还要说一些莫名其怪的话来气他,真是不孝啊。

“当然不是,要是孩子是我的话,我怎么会逼她把自己的孩子打掉?”雷思宇蓦地地站起来,恨恨地瞪着让然沉迷不醒的人儿,跟刚才的温柔判若两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