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许璃怀孕了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058 字 3个月前

第二十五章 许璃怀孕了

“哈哈哈,莫可儿,你这回完蛋了。”没想到会让她碰到那么富有戏剧的一幕。她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。原本阴霾的脸色此刻大放异彩。她深深地呼吸一口空气,呼,今天的天空好蓝,白云朵朵,就如她此刻的心情一样。

她可以报仇了,只有让雷相信孩子是他的,那她就可以把之前她们三个欺压的那口恶气还给她们,她翻身的机会到了。以后雷就是她一个人的,她就是雷氏的总裁夫人。哇哈哈~想想就觉得爽啊!

今天来一次医院收获可真大,还好她没有照那个该死的徐轩所说的,把孩子打掉。不然就失去了一个大大的筹码。所谓母凭子贵,现在就发生在她的身上。不过该怎么让雷相信孩子是他的呢?他的眼睛那么犀利,恐怕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关。看来她还是要找徐轩帮忙了,好歹他也是孩子的父亲。

“可儿,今天感觉怎么样?心情好点了吗?”雷思宇把一束紫色郁金香插到花瓶里,微笑着问。

可儿抬起苍白的脸,看到来人不是慕尹枫之后,又埋头进书本里。

“可儿,你还在生我的气吗?”雷思宇无奈地坐在床沿,这些天她还是不跟他说话。只有慕尹枫,她才会有反应。难道在她的心里,他真的比不上慕尹枫了吗?之前他会很肯定地否认,但是现在,他似乎不那麽肯定了。因为他看到她和慕尹枫之间可以敞开心扉,而对他,却是不理不睬的。

翻着书本的手指顿了一下,但是却没有抬起,仍是沉默着。房间安静得就只听到翻动书本的声音,还夹杂着书本油墨香。

雷思宇仍是受挫地看着她,这些天他都已经跟她道歉了。而且也跟她解释过,他会遗忘那个承诺是因为他太忙了。可是这个理由好牵强,不放在心上的事情,肯定会有遗忘的一天,而他,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心上。可是,他就是该死的忘记了,所以这个怪他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“可儿,我保证以后会好好疼你爱你,你跟我说句话好不好?就算我求你”。他这辈子从来没有什么事有求于人,但是现在对于可儿他真的没辙了。

静寂,该死的静寂……

“可儿,我来看你了。”熟悉好听的男声传来,但是却看不到来人的脸。他伸出藏在一束鲜艳欲滴的紫色郁金香后面俊脸,笑脸在见到病房里还有另一个男人的时候僵了一下。

“尹枫哥……”莫可儿丢开手中的书,微笑着看慕尹枫帅气的脸庞。却忽略一旁脸部抽筋的丈夫。

“可儿今天乖不乖啊,书都看完没?”慕尹枫装作没看见雷思宇,直接坐到床的另一边,宠溺地捏了捏她秀气的鼻子。

“有,可儿今天很乖。尹枫哥给我的书我都差不多看完了。你要帮我买新的,不然我会很无聊的。”莫可儿撒娇地往他的怀里钻,她最喜欢尹枫哥温暖的怀抱了。

“不要在病房里搂搂抱抱,我才是她的丈夫。”他已经忍了很久,今天再也无法忍受他们无视他的存在而像夫妻一样亲密。

“你要抱也行,但是要可儿同意才行啊。”哼,就让他发怒去吧,看到他生气他才爽。,可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,不给他点教训就以为他好欺负。可儿现在的靠山是他,慕氏科技的总裁,跟雷氏齐名的企业。

雷思宇愤愤地瞪着他,眼睛眯成一条线,浓浓的眉毛皱成一团,紧抿着薄薄的嘴唇,手上的青筋因为用力握拳而暴起。

该死,居然敢挑战他的耐性,真是不想活了!就算是慕氏科技的总裁又如何,有种就跟他单挑。

“怎么了,说到痛处了?可儿现在不会理你的,别在自作多情了。”跟他斗,他可不是省油的灯。

“慕尹枫,别以为你是谁,我才是可儿的丈夫。而你,什么都不是。”

“好,那单挑啊。谁怕谁啊!”慕尹枫老早就看他不顺眼,特别是他欺负了他宝贝的可儿,今天不为民除害,他就对不起公众。

莫可儿静静地看着两个男人之间的剑拔弩张,她挑了挑眉,对于雷思宇的行为不解。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。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他们两个大男人为了她一个小女子而大打出手。但是只有她内心知道,雷思宇无非是为了挽回面子罢了,他的妻子总不能被别的男人抢走。

这些天,雷思宇对她很温柔,很耐心也很体贴。他也道歉了,对于他以前的行为,她真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所以只能装傻,也许她的内心早就原谅他了。毕竟那时他还年少,对于承诺,忘记也不是不可能的。只有她一个人死守着承诺,看来是她太傻了。

也许,只是也许,孩子的事她还是没法原谅他,所以这也是两码子的事。

病房的门口涌来一大群看热闹的人,更多的是护士。

“哇,好帅哦,从来没见过那么帅的男人,简直跟我的梦中情人一模一样。”瘦高得护士双手捧着脸颊,痴痴地看着雷思宇。

“我喜欢穿白色休闲服的那个,哇,打架的姿势都好帅哦。”比较矮小的护士则死死地盯着慕尹枫,就怕她一眨眼就会错过精彩的画面。

“黑色西装的比较帅……”一群女生压过来。

“不,白色休闲的比较帅……”慕尹枫的打架迷反驳。

最后的争吵变成,雷思宇是黑色的象征,慕尹枫是白色的代表。

“黑色帅……”

“白色帅……”

天啊,房间里两人在打架,门口一群女生在争吵,这是医院耶,怎么会变成这样?她们完全忘了她这个病人需要休息需要安静。莫可儿的头好痛,她该怎么办?劝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