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有趣的夜市之行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060 字 3个月前

第三十二章 有趣的夜市之行

“我不记得我有请你光临寒舍。”雷思宇拧着眉,看着他搂着可儿肩膀的手。眼睛快要喷出火来。恨不得把他的手砍下来。

“我来可儿也要经过你的同意吗?”慕尹枫挑衅道,这个自大的虐待狂,他不来看看可儿,难不成要看他怎么虐待可儿吗?

雷思宇拉着可儿,把她藏在身后。眼睛却盯着慕尹枫,这个该死的男人,怎么三番五次来管他的家务事?“可儿是我的妻子,不牢你费心。”说实话,他一秒钟也不想让他靠近可儿,而且还老的对可儿毛手毛脚的,看了很碍眼。

“我来看可儿也要经过你的批准不成?”慕尹枫看着他护着可儿,好像他是个大色狼,要痛宰可儿这只小羔羊。但是事实上,他雷思宇才是狼吧。居然对可儿那么残忍,跟一个野兽有什么区别。

“说对了,以后要看她还得经过我的同意,不然就别想走进雷家一步。”

“谁稀罕进你的别墅?要不是可儿在这里,就算架着我的脖子我也不会来。”哼,真是自大狂一个。臭美!

“这可是你说的,要是以后我看见你出现在这里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到时他会把他扫地出门,绝不允许他靠近可儿一步。他已经忍了好久了,每次他跟可儿在一起,他都是局外人,一点也不把他放在眼里。他才是可儿的老公好不好,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,他生气才怪。他自认为不是宽宏大量的人。

“哈,说的好笑。我是不会到你这个鬼地方来的,要人气没人气,阴冷的可以。要是愿意,我可儿把可儿带走。你自问你有好好对待她吗?她刚出院,身体还没完全恢复,你却留她一个人在家,任由别人欺负。”慕尹枫冷冷地瞪了许璃一眼。

雷思宇顺着慕尹枫的眼光,看着原本打算看好戏的许璃,却发现她的眼底掠过一阵惊慌。看来有人趁他不在家,居然敢胡来,很好,他会让她好看。知道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。

“可儿,我先回去了,改天在带你去吃台湾小吃。”他走到雷思宇身后,宠溺地揉了揉她的秀发,这个动作再自然不过,不过看在雷思宇眼里却是愤怒不已。他用力地拍掉慕尹枫的爪子,可是慕尹枫却快一步地放手。雷思宇眼里尽是恼怒,脸色沉得不能再沉,哼,算你快一步。

“尹枫哥再见。”莫可儿依依不舍地看着慕尹枫挺直的背影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再来看她。他说过要带她去吃台湾小吃的,她很期待呢。

“人都走了还看?”雷思宇不满地扳过她的脸颊,却发现她的眼睛红红的。他的心瑟缩了一下,心疼地把她拥进怀里。该死的,她是不是舍不得他走?

“你舍不得他走?”雷思宇闷闷地说,他现在最不能忍受她受一丁点委屈,就连眼泪也不要看到。他看着空空的大门,慕尹枫能得到可儿真心的笑脸,而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可儿也依赖他?他懊恼自己居然不知道答案。

许璃在一旁看着拥抱着的两人,眼里充满了妒意和愤怒。他们居然把她当成隐形人。她许璃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。哼,莫可儿,这次算你捡到了好运,下次可没那么幸运了。我会把雷抢回来的,他是我的。

台北的夜市就是热闹,人山人海的街上挤满了人,到处都是热闹的景象。特别是这条摆满了台北夜市小吃的街道,小贩的不停的吆喝声,小吃老板的招呼声,还有吃得很满足的客人的称赞声,夹杂着不同的口音,都在这条不大的,可以比作巷子的街道上回响。

“哇,是蚵仔煎耶。”莫可儿看到她熟悉的摊位,闻到熟悉的香味,竟挣脱了一个晚上都握着她的手的男人,直直地走到卖蚵仔煎的摊位前。

雷思宇不禁失笑,只有看到吃的她才会那么兴奋。就像一个三岁小孩一样爱吃。真是个调皮鬼。

他大步走上前,看着老板娘热络地替她盛好一碗香喷喷的蚵仔煎,莫可儿的脸上漾满了幸福的笑脸。

“谢谢老板娘。”莫可儿端着碗走到一旁的小桌子旁,然后一屁股坐在看起来有点脏的小凳子上。把雷思宇吓傻了。她就那么不顾形象地坐在这里吃?他的额头居然冒出了汗。不用牺牲到这种地步吧?

“哇,好烫……”贪吃鬼伸出舌头用小手扇了扇,后背居然被人用手拍了一下。害她吃点咬住自己的舌头。她怒目回头看那个肇事者,却发现是雷思宇。

呃,她承认她一闻到香味就跑上来,承认她挣开了他的温暖的手,也承认她现在只顾着吃而忘记了他,但是他也不用那么狠,差点把她拍到吐血三丈的地步吧?

“咳咳……”她咳嗽了两声,“你不用这么用力吧,我都快要吐血身亡了耶。”她白了他一眼。虽然她很感激他今天带她来吃小吃啦,但是这也是两回事嘛。她一向恩怨分明,所以这回肯定是他不对。

“我是看你那么猴急,才想安抚你一下。”他无辜地对她眨眼。

“大哥,我是烫到舌头,又不是呛到,你拍我背干嘛?”有点常识好不好?

雷思宇点点头,她好像说的也对,可是他也是好心帮她啊,怎么她看起来那么凶?他又不是坏人,他可是她丈夫耶。

莫可儿这回真的要被他气死了,做错事还摆着一脸无辜的样子,让她想开口骂他,但是就是说不出口。算了,就当他今晚不正常好了。反正一开始他说要带她来吃小吃,她就已经觉得他很不正常了,他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好过?而现在他……这回她真的同意自己之前的想法,他今天不正常,很不正常。

肇事者不但不介意此刻她凶神恶煞的样子,心里还暗暗偷笑。看来今天陪她来是对的。因为今天是她从住院以来跟他说的最多话的一天,现在也不会像平时一样对他爱理不理了,就算她对他很凶,但是今天的成就还是不错啊。

他,他居然还笑得出来,真不明白是他脸皮太厚还是智商有问题,难道不知道她在骂他吗?干嘛还摆出一脸白痴的笑脸?搞得好像是她在欺负他一样。

算了,懒得理他,爱怎么怎么地,她现在可要好好享受她的美食,啊,她的蚵仔煎啊,闻起来就觉得好香。

等她睁开眼,发现刚刚加起来的蚵仔煎已经不知去向,疑惑地看看了桌面。没有啊,哪去了?这可是她的美食耶,丢了一点她也会心疼的。而且准备到嘴的肥肉不翼而飞,这种情况谁不生气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