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许璃的阴谋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063 字 3个月前

第三十五章 许璃的阴谋

“你在哪?限你十分钟到水晶饭店。告诉你,我可不等人的,到时别后悔。”阖上手机,吸了一口烟,对着空气吞云吐雾,看着烟雾在空中盘旋环绕。

烟,才是好东西。男人?能依靠一辈子吗?就像徐轩,家里有个美娇娘,现在不也跟她打得火热?所以,男人嘛,都是喜新厌旧。不过虽然是这样,但是要男人来依靠一下也是不错的,如果对象是雷的话。

都说她是坏女人,坏的定义又是什么?她想住豪宅,想开法拉利,想嫁个有钱人,过有钱人的生活,这就是坏吗?那些表面优雅斯文,但是背地里阴暗的女人,又能说她们就是好女人?(不过她忽略了自己也在背地里耍阴)。

看来女人真不好当,特别是怀孕的女人。

美妙动听的手机铃声响起,来电显示是许灵,她找她有什么事?

“大忙人许秘书,上班时间居然找我聊天来了,真是难得啊。”

“少废话,上次我跟你说的你都当是耳边风吗?”许璃也太危险了,她都警告过她了,居然还跑去惹可儿。

“什么事啊?你有警告过我什么吗?我这人什么都不会,健忘就是最拿手的了,所以您就醒醒好,提醒我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分神?”

“许璃,你别装蒜,你在背后搞的鬼,你自己最清楚。要是让总裁发现,那你就等着被赶出雷家吧。不过可能还不止呢,娱乐圈也混不下去了吧。到时别来找我哭诉。”

“哟,灵姐可真是关心我啊,我好感动哦。从小到大,你有几次是关心我的?难得你大发慈悲。不过不用担心啦,我许璃是谁?能那么容易被看穿我就不用在圈里混了。所以你就省着点吧。”吐出一口烟,对着烟灰缸掸了掸烟灰。薄薄的嘴唇不屑地说出,“我的事不用你来管。”

“最好是这样,我也懒得管你。”她的事,从小到大都是她在操心,她又知道多少?总是以为她对她不闻不问,但是到底是谁对谁不闻不问?又是谁对谁冷淡?不同面貌,性格迥异,也就造成了现在这种似是陌生人的亲人。

“好了,不跟你说了,我忙着呢。”没等对方有反应,她就自行挂断电话,跟她说话真是太费劲了,固执的要死。

不爽地用脚踢了一下沙发,懒懒地躺下去,看着还算勉强入眼的房间,说真的,这里还真是挺简陋的,没有亦皇的气派和豪华,住的不大舒服。亦皇,等她把雷抢过来之后,她爱怎么住就怎么住。

虽然她不喜欢孩子,但是如果这样会让她的目的实现的话,她不会介意利用这颗棋子。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计划怎么把计划完成。

门铃声响起。这人怎么慢了两分钟?不情不愿地爬起来去开门。

“宝贝想我没?”徐轩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“死鬼,整整晚了两分钟。”许璃挣开他的拥抱,现在越来越觉得他恶心了。

“宝贝生气了?你知道的,刁蛮千金最近盯得紧,而且老是疑神疑鬼的,我好不容易才能脱身出来的。”

“行行行,我懒得听你那么多借口。”怕老婆干嘛还要在外面招惹她?真是不懂这样的男人,宋依然怎么会喜欢?软趴趴一个,根本就不值得依靠。

“别生气嘛,让我亲一下,我好想你哦。”

许璃推开他恶心的嘴,不耐烦地瞪着他。“怎么那么啰嗦?今天找你来不是让你动手动脚的。”

“那是干嘛?”他摸着她稍微凸起的肚子,“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吗?是不是雷思宇觉察到了什么?”

“这倒是没有。只是我觉得他可能怀疑,所以为了夜长梦多,现在只能提前实行计划了。”

“好吧。看在你那么辛苦的份上。”不甘心地亲了一下她的脸庞,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。看着美人却不能抱,好痛苦啊!

“不过雷思宇会相信也是挺让人怀疑的,毕竟他不是一般人,他有着如鹰一样犀利的眼睛。”徐轩有点怀疑地看着她,“你是怎么让他相信的?”

“到现在他还是怀疑,是雷老头抱曾孙子心切,才会相信,然后让我住进别墅。我掰的那个理由,确实太烂了。”什么雷喝醉了,然后忘记做防护措施,都是她瞎掰的,他们那晚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她倒是想发生什么,可是他睡得死死的,她都动不了他。只是把他的衣服扒光光,让他误以为他们发生了什么。说来还真是可惜,要是她怀的是他的孩子,现在根本不用担心什么。

“那看来还是要小心为好。”他们的孩子还在她肚子里,既然不能让姓雷的发现,不然他也会遭殃。

“什么小心,现在是要想办法制造机会,让莫可儿做替罪羔羊。不然真的让孩子生下来,不穿帮才怪。”到时候她就完了。所以现在要趁早把孩子给解决了,免得老是提心吊胆的。

“可是孩子……”毕竟是他的骨肉,要他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没了,多少会有点难过和伤心。

“怎么,舍不得?”看着他犹豫不决的样子,她刺激他,“当初是谁说要利用孩子帮我达成目的的?到现在居然反悔了?许轩,我告诉你,孩子也有我的一份,我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。”该死,到了紧要关头,他居然变得踌躇不定。

“我只是觉得有点残忍。”虽然他也不希望他们的孩子曝光,可是毕竟也是他的血肉!

“残忍?哈哈……没见过一个大男人也会说这种话。孩子不是有宋依然替你生吗?”她绝不允许他来破坏她的计划。

“唉,算了,反正我和这个孩子无缘。”心里默默替还没出生就要胎死腹中的孩子祈祷。

“得了吧你,到时我成功了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看他紧皱眉头,她就嗤笑。她都不觉得自己残忍,他倒是觉得自己冷血了。这种情况只有他,这种她搞不懂他性格的人该有的烦恼。

“那你打算怎么让莫可儿上当?”那个善良的小傻瓜,这次也许真的会被许璃整的很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