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许璃流产了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056 字 3个月前

第三十六章 许璃流产了

“高一点,再高一点。”不够高就不好玩了。

“不要,你现在的情况不要玩那么危险的游戏。要抓稳了!”莫可儿散落的几缕头发垂在额头,晶亮的眼眸看着来回晃荡的秋千而显得越发的漂亮。只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许璃在秋千达到最高点的时候,松开了手。直直地甩了出去。

嘣的一声,是重物坠落在地上的声音,然后夹着一声“啊”的惊呼,就看见许璃跌落在地,而且是俯趴在地上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一声惊呼在身后响起,就看见雷振轩一脸呆愣地看着摔倒在地的许璃,然后眼神犀利地盯着她还紧抓着秋千绳子的双手,现在他的表情看起来好恐怖。

雷思宇跟随着雷振轩后面,眼睛高深莫测地来回看着许璃和莫可儿。

蓦然间,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。可是雷现在看她的眼神好犀利好冷漠,仿佛在宣告她是个刽子手。跟他平时的温柔对待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。她顿时领悟到,一开始不安的情绪出现的原因了,原来许璃早就预谋好的,嫁祸给她,然后让她再也无法在雷家立足。

“快送她去医院。“雷振轩当机立断地下命令。而雷思宇则是快步地走近许璃,看到她紧皱着眉头,显示出她现在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。雷思宇轻轻地帮她翻过身子,就看到她用手护着肚子,这个举动让他的胸口闪过一瞬间的异样。

她的身下渐渐地淌出一滩鲜血,此刻的情景再次呈现在雷思宇的面前,但是女主角却换了人,而他现在的感觉是要赶快把孩子救出来,不想再忍受失去孩子的那种痛苦和遗憾。他已经不管她许璃曾经有多令他讨厌,现在的她只是一个亟欲保护孩子的母亲。

“你现在怎么样?”紧拧的眉毛显示出他有点焦虑的神情。再怎么样,她也跟过他一阵子,而他不能不闻不问。

“我好痛,感觉到宝宝好像在一点点地失去生命。”她逼出眼泪,用手紧紧地抓着他,“雷,你要救我们的孩子,一定要救他。”怎么没想到流产也会那么痛?不过好像雷现在在担心她耶,看到他皱着眉头,是为了她,雷真的是在担心她。看来她不是白疼了。

“不要说话,让思宇送你去医院。”天啊,这是什么情况,今天是想来看看她们两个相处的怎么样,顺便看看他的曾孙,可是一进来就看见她从秋千上甩出去,他的心马上就提得很高。他真的不能承受再一次失去曾孙子的失落。

雷思宇打横抱起满是鲜血的她,在经过莫可儿身边的时候,他顿了一下,但是没有看她就直接走出庭院。而雷振轩的心思都在他的孙子上面,没有理会还在呆愣当中的莫可儿,也尾随着他们走出了庭院。

愣在原地,任凭落叶打在她的身上,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,明明还好好的,怎么就被甩出秋千,发生了意外?许璃身下的血,在告诉她,会发生的事情。而她,成了杀害孩子的凶手!

现在雷和爷爷都相信是她故意让许璃摔倒的,也认为她是故意让许璃流产的,因为从他们的眼神和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了。而刚才许璃经过她面前的时候,她分明看到了她眼里闪过的一抹得意。

许璃是故意的!

一开始她就是有预谋地要跟她聊天,然后要荡秋千,她就说嘛,平时就说她荡秋千是小孩子的行为的她,怎么可能会那么心血来潮地要荡秋千?而故意让她帮忙,还一直嚷嚷着要高一些,是为了让她甩出去做准备吧。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污蔑她,就是为了赶她出雷家吗?

女人的妒忌心怎么可以强到这种地步?

许璃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?

坐回求秋千,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。脑袋好像被别人掏空了,根本无法思考了。只是任由秋风吹在脸上,有点生疼生疼的。

又回到了医院,不过这次她是作为探病者,不再是病人。

心情难以抑制的难过,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她,或许他们已经对她失望了?可是受害者永远都是不能解释得清楚的,也很难令人信服。

病房很安静。没有喧哗,没有吵嚷,只能问道药水浓浓的味道。

“她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问的是雷思宇,眼睛却看向许璃。

她的脸色很苍白,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平时精神饱满的双眼此时像是失去了焦距,没有一点亮光。可是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,黯黑的眼很快就覆上了光彩,不过是吓人的光。

“你还我孩子,你这个杀人凶手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许璃挣扎着起来,双手不停地向可儿挥动,恨不得要把她掐死的样子,可儿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疯子,让她想到古代那些被囚禁的妃子,是不是也这样丧失了意识?

真的被她吓到了,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。总是装得很优雅高贵的她怎么变成像疯子的讨债人?而且是讨她孩子的债?她还没说她冤枉她呢,就先来个贼喊抓贼,她这回跳进黄河也无法洗干净了。

“冷静点!”雷思宇制住她乱挥动的双手,紧紧地皱眉,她的打击太大了吗?怎么会变成这样?本来还好好的,在可儿来了之后就很激动。他的心不禁往下沉,难道这件事真的是可儿做的?

“雷,你要帮我讨会公道啊,你都看见了,是她把秋千荡得很高,还说让我体会一下高空的感觉,结果我就被她用力地甩出去了,我们的孩子……呜呜……”

莫可儿目瞪口呆地看着扑在雷思宇怀里,哭得稀里哗啦的许璃。世界上真的有那么无耻的人,明明是她自己抓不稳摔出去的,还赖到她的头上。简直是含血喷人,欺人太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