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惩罚性的淋雨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039 字 3个月前

第三十七章 惩罚性的淋雨

茫茫人海,站在台北其中的一角,莫可儿发现,居然没有她的去处。她该何去何从?在这个台北待了那么久,才发现真的没有她的容身之地。

别墅,应该不会再欢迎她回去了吧。那里现在已经不是她的家了。这回许璃算是把她逼紧了。想起雷冰冷的眼神,雷爷爷失望的表情,就知道他们是不会再欢迎她了。现在也只当她是个陌生人罢了。

没想到许璃流产,他会那么关心她,好像全世界就只有许璃一个人了,而对她却凶巴巴的,还拿冷眼瞪她。可恶的雷思宇,她生病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他对她那么好?她才是正牌的耶,现在居然被许璃阴了去,实在是太可恨了。

天好像快要下雨了耶,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来临的时候下一场雨来浇灌她此刻冰冷的心,真是及时雨啊。

大街上路人都在匆忙地赶回家,而商店也早早地关门了。不懂在这个夜晚,为什么不再热闹了?也没有小孩的嬉戏声了。街道安静地离谱,是不是都准备忙着过冬了?

走到一个橱窗,看到两个可爱的米老鼠躺在那里,微笑地看着她,好像在讽刺她是一个人。让她想起被她摆在柜子里的“微笑”,那是宇哥哥送她的礼物,可是现在好像没有用了,因为宇哥哥已经不疼她了。可是前几天不是还说着要好好疼她,爱她的吗?男人也是善变的吗?

一阵冷风吹来,吹进她的领口。拉了拉衣领,搓搓冰冷的手,这个冬天不知道她的手会不会再次受到寒冷的袭击。一到冬天她的手脚都是冰冷的,要好好呆在室内才不会受冷。她最不喜欢冬天了,从小就特别怕冷。

她凄然一笑,这个冬天,还是得自己过。他不会知道她怕冷,不会担心她了,更不会买保暖手套给她,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。而现在他们之间又搞得那么僵,根本就没有机会了。

她仰望乌黑的天空,一滴小小的雨滴刚好滴到她睁开的眼睛,然后渗到眼球,冰凉冰凉的。就像是一滴水滴到干涸的土地,很快就被吸收了。她好像知道她的明天在哪里,可是却不能预测,她其实不是悲观的人。可是自从雷出现后,她总是觉得患得患失的,也偶尔会很失落。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受。

其实她是喜欢下雨的吧,她认为。听到雨滴打在叶子上,真的是美妙的声音。而在雨天,她就可以把一切都忘掉,然后慢慢地欣赏雨景。看人们不停奔跑地躲雨,真的是个不错的景象。

“**,说下雨就下雨。”他最讨厌雨天了,行动极其不方便,耽误了他的行程和公事。所以他最不喜欢下雨天。就算是开着车,也会受到影响。

今天心情已经够坏了,还遇到下雨天,让他的情绪直跌到谷底。烦躁地耙了耙头发,看着仍然不停下的大雨,他的心情真的是坏透了。

“该死,大雨天的居然不看路啊?”看着突然闯进他眼里的白色背影,在这个阴雨的天气,到处都是雾气,根本就看不清前方两米以外的距离。而这个突兀的人居然不看路,难道不知道现在交通很不好吗?不想活了?

“你到底怎么走路的?大冷天的大雨天的还在外面瞎晃。那也就算了,还来妨碍我的交通。”心情不好的他,把一切怒火都发到这个惹祸的人身上。这种情况惹到他算他倒霉。

意识到自己没目的地走,而且好像还撞倒人了。才拉回思绪的莫可儿才发现一个高大的男人挡在自己面前。而雨还是下得很大,什么都没带的她早就变成了落汤鸡,衣服裤子都紧紧贴在身上了。好冷啊!拉了拉狼狈的衣服,皱了皱眉,怎么会这样?她没打算虐待自己啊!

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一点也没意识到她是站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吗?居然紧紧拉着贴身的衣物。不知道他现在心情很坏,可以喷火了吗?

“你到底在干嘛?弄完了就让路!”这句话几乎是从牙齿间迸出来的,他的耐心真的被磨光了。而她居然还在蘑菇!

“呃……”抬起头的莫可儿倒吸一口气,因为在她面前的不是别人,正是害她搞得那么狼狈的罪魁祸首。要不是他,她才不会在这个又冷又黑的雨天漫无目的地走呢。

雷思宇似乎也是被她吓到了。看她一身狼狈,而且还冷得瑟瑟发抖。很快,震惊转为震怒,额上的青筋暴露,显示着他正隐忍着极大的怒气。

“该死的你在这里干嘛?”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呆在家里的吗?黑夜地跑出来干嘛?而且是又冷又下雨的鬼天气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脑袋死机的莫可儿没发现他此刻正忍着巨大的怒意,只是觉得他不是应该在医院里陪许璃的吗?

“我要回家,你说我怎么在这里?”雨打在伞上嗒嗒地响,虽然是寂静地夜,但是却寒冷的可以冻死人了。现在她才发现他的脸色铁青,而且好像快要发怒了。

不好,这是警告她要小心点。她努力地想她到底又是哪里惹他生气了?难道还是因为今天吗?想到这个她就觉得生气,真是人善被人欺!许璃也真阴险。

“呵呵,你怎么那么晚才回家啊?不用陪许璃吗?”她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,她都讨厌死许璃了,居然现在又拿她出来当话题,而且还是很敏感的话题,她真是笨死了。

“那你怎么那么晚还没回家?”拉她躲到他的伞下,明显感到她的手冰冷冰冷的,衣服都贴在身上,嘴唇都冻得发紫了。

“该死,你到底在这里多久了?不知道外面很冷很危险吗?”一个女孩在我们乱晃,还不看路,差点就撞到他的车,要是她被其他的人撞到,他不敢想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……”哇,好冷,只能不停地搓搓手,差点跳起来。“只是,不想回家。因为家里只有我一个人。我不要嘛……”

“谁说只有你一个人?我不是回家了吗?”嘴上虽然是骂她,但是却脱下自己的外套替她御寒。然后抱她进车子,开了暖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