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慕尹枫的情意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042 字 3个月前

第四十一章 慕尹枫的情意

“可儿,”慕尹枫快步走到可儿身边,没来及再说什么就把她搂在怀里。轻轻的,像是抱着一尊易碎的陶瓷,心里充满了爱怜和蚀心的心疼。早上还在英国出差,知道她出了事就立刻赶回来,顾不了自己的失职会丧失几千万的生意。

“尹枫哥……”可儿回抱他,就让自己这回软弱些吧,反正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曾经以为可以维持的下去的幸福,在刚刚已经消失殆尽。是她的错吗?她想要幸福,但是上天似乎不要怜悯她。

“傻瓜,为什么要牺牲自己?”沉粗噶的嗓音显示出慕尹枫担心的情绪。这个笨蛋,永远都是为别人着想。

听到亲人担心的声音,隐忍一个早上的悲伤终于崩溃,泪水像刚刚掉线的珍珠,颗颗晶莹透亮,却又无法拾掇。外表虽然很将强,但是经过这一个波折,再坚强的心也会变得脆弱,何况她没有想象中的坚强。

“要哭就哭出来吧,这样会好些。”轻轻拍着她的背,像是哄小孩一样对她轻轻细语。靠在他怀里的可儿,没有看见慕尹枫眼底的晦暗和心疼。

哭的累了,擦干眼泪,因为哭的太长,还不时地抽噎着。想挪动一下,才发现自己的脚好麻,肯定是站得太久了。这才想起她是靠在他的怀里的。

“尹枫哥,我们先进去吧。”他来了都没有让他进屋就趴在他的怀里哭,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而且他的胸膛都湿了一大片了,肯定是自己刚才哭的太凶的缘故。

“我把你的衣服都弄湿了。”她不好意思地说。

“傻丫头,跟尹枫哥还要那么客气吗?”他对她的生疏礼貌感到不大高兴,还是喜欢以前总是依赖他的可儿。

“可儿,我不想进去了,你跟我走吧。我会照顾你的。”虐待狂不是表态要跟姓许的勾搭在一起了吗?也就是可儿要跟他离婚了,那他就不能让她住在这里了。这样也好,他看那个虐待狂超级不爽,早就想把可儿接走,但是却碍于她是他的妻子。现在不同了,以后可儿就是他的了。谁也休想抢走!

“你真的不想进去吗?可是你的衣服都湿了,我想帮你把衣服烫干。不然会着凉的。”怎么都是她不好,这天气怪凉的,穿着会冷的。

“那好吧。”勉强答应她,知道她的倔脾气,反正每次他都拿她没办法。

“你先坐一下,我给你冲杯咖啡。”

环视了一下客厅,装饰的富丽堂皇,大大的落地窗用粉绿色的窗帘微微遮掩着,可以看到庭院的一切。从地板到墙壁,无不装饰的典雅优美,而又一尘不染。这肯定是可儿的功劳吧,她最爱干净了。想到她那么辛苦却不是为了自己,他的眼眸暗了下来。

“尹枫哥,好了。”拿着已经烫干的外套走到他面前,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这件外套沾着我的眼泪,不如我帮我清洗吧。”洗了会比较干净!

“不用了,这样就已经很好了。”她现在这个样子,他很担心,怎么能让她再忙其他的事呢?

“你的头还会疼吗?”自从上次她出院后,他都没能来看她,他知道那段时间雷思宇对她很好,就没有参进来。没想到过不了几天就出了这件事,看来许璃还真的沉不了气。

媒体都在大肆宣扬这件事,可儿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。而且谣言满天飞,什么恶毒栽赃的话都说,他们又不知道真相,凭什么可以批评的那么理所当然?他真是快要气死了。特别是雷思宇,这个时侯居然还要跟可儿离婚,该死的,他的脑袋是浆糊吗?明眼都可以看的出来了,他安的是什么心?

“不疼了。恢复的很好,医生说不会留下后遗症的。”

“那就好,我那时候还以为你会失忆呢。”

“那时候你们都问我还记不记得你们,原来是担心我失忆了。”现在才恍然大悟。原本晶亮的眼眸暗了下来:“失忆了也没什么不好,至少不会让蚀心地痛紧紧地缠着,有些人忘记了也没什么不好。”现在她已经想通了,不管以前跟雷思宇有什么的感情纠葛,现在她决定忘记一切。不是她薄情,实在是她的心已死,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在怀念过去。

“可儿……”慕尹枫心惊地看着她失神地喃喃自语,他看到了她黯然的眼睛,苍白的脸色。值得她肯定又是为了姓雷的难过。

“不许,你不准忘记我,你该忘记的是姓雷的。所以你不能失去记忆,那会惩罚他,不管怎么样,她都不能忘记自己。忘情地抱紧她,感受到她在怀里的真实,他怕,怕她会突然离开他,就像四年前一样,离开加拿大,离开他。那种感觉,像是锥心的痛。

可儿抬起头,看到他担忧的眼神,鼻子又开始酸了,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。

慕尹枫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,双手紧紧抱着她。这是他第一次放纵自己,再也压抑不了对可儿的感情内心激动的难以自抑。更何况他一向都很疼她,现在她受了委屈,他心里可是比她还疼。

“尹枫哥……”她不懂尹枫哥为什么要吻她,就算只是心疼她,但是她只当他是自己的哥哥。被他眼中深沉的感情震住,她不是白痴,所以她能明白他的情意。可是这一切真的不是她想要的,他们之间的感情什么时候变质了?

“别说话,让我抱一会。”他粗噶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原本深邃的眼眸变得黯然。不是不明白她震惊的脸,她僵硬的身体泄露了她尴尬的情绪。是他太急了吗?还是可儿心里根本就没有他?

“可儿,跟我走,我会保护你的,不会像姓雷的一样欺负你虐待你。”这是他一回国就想跟她说的话。可是那时候她刚刚流产,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情,所以这些话就这样被耽搁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