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蓝雨嫣的深厚友谊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104 字 3个月前

第四十三章 蓝雨嫣的深厚友谊

穿过庭院的时候,莫可儿在的视线停留在那个随风摇动的秋千上。当初是她辛苦弄好的,现在就要走了,有点舍不得。天还没完全亮,不过还是一样的冷,冬天已经到了,庭院的草地都枯了,没有了生气,是不是它们也像她一样不知道明天的命运到底会怎样?灰蒙蒙的天空飘荡着丝丝的细雨,她走的时候,天空也在替她哀伤吗?

走出大门的可儿,完全没有看到二楼的窗口有一双深沉的眼睛看着她。

看着桌面上的一堆饰品,都是他送给她的,她当真一样都没有带走。拿起“紫色闪光”,原以为这是他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,但是眼角看到的却是那条小时候送给她的项链,想去她刚才说的话,心里就涌起一股烦躁。她说不会带走一分一毫,原来是玩真的,这个该死的女人,存心想让他内疚吗?

不,他不会内疚的,不管怎么样,她是死是活都已经不关他的事了。

“既然你走的那么潇洒,那么干脆,以后就别来烦我。”一拳打在墙上,阴郁的眼神瞪着打开的门,空空的房子让他没来由的感到寂寞。其实他也是说的气话,要是她真的不来烦他了,他倒是会觉得不习惯。

猛然想到什么,他打开了她的衣柜,里面都是一些漂亮的套装和冬天的外套。翻遍了都没找到她之前带来的朴素衣物。他上次在这里找到的米老鼠也不见了,他想,这回她是铁定不回来了,而米老鼠,是她带走的唯一一个跟他有关的东西。可是他在希冀什么?是他说要跟她离婚的,也是他说要把她赶走的,他不知道他还在希冀什么!

可是看到她离去的背影,心好像被挖空了一大块。

台北的天气一入冬了就很冷,而她又很怕冷,特别是现在还是她最讨厌的冬天。身上的外套很薄,根本对御寒一点作用都没有。她的衣服都是大学时候留下的,雷思宇虽然吩咐别人帮她买了一柜子冬天的衣服,但是她没有必要带走。

拉了拉身上的外套,淡薄的根本就没有作用。天又下雨了,还刮起了微微的风,但是在这个天气,刮的风都是刺骨的冷。看着冷清的大街,交叉的岔路口,不知道那条路才是她该走的,对前途她已经一片渺茫。她知道雨嫣和小雪肯定会欢迎她,但是她不想打扰她们,她们为她担心的够多了。

浑浑噩噩地走了一段路,对身边经过不停招手的出租车视而不见,她身上没有多少钱。结婚后她就没有去上班,只有之前她在大学打工时候的积蓄,但是也不多,勉强能够让她过一段清苦的日子。现在又是一个人了,什么都的精打细算,能省就省。

她抬头看着面前的红绿灯柱,怎么红灯有好几个?是不是她眼花了?她的头好晕,前面的房子怎么在转?扶着一根柱子站稳,才发现全身发热,摸摸额头,原来已经烫的吓人,她都忘记了自己还在感冒。昨晚的那一幕肯定又加深了病情,而且昨晚到现在她还没吃过东西,肚子早就唱空城计了。她无奈地皱眉,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生病,她有预感这次的病应该要好一阵才会好。

“咳咳……”喉咙沙哑地说不出话,嘴唇干燥地像要裂开。咳嗽还是不停,用手捂住嘴,站在路边像个无家可归的孤儿。也对,她现在也算是无家可归了,她的家,在哪里?曾经以为找到了一辈子可以依赖的丈夫,有一个温馨的家。可是都是空想,灰姑娘找到了她的王子,可是她的玻璃鞋却在午夜十二点时留下她自己,回到了原点。现在她连玻璃鞋都失去了,未来是什么概念?

意识渐渐模糊,不愿就这样倒下,紧紧抓着简单的行李袋,不停地咳嗽,却没人来关心她。在倒下的那一刻,她好像看到了雨嫣刷白的脸。是她眼花了吧?在最伤心悲痛的时候,还是好朋友发现了她。

“可儿你醒了?”蓝雨嫣欢喜地惊叫,“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你了,死丫头出了事都不来找我,要不是我发现你晕倒在公园旁边,我就看不到你了。”她红着眼眶,抽抽噎噎地看着可儿,眼里尽是不谅解。

“对不起,雨嫣。”莫可儿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,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“你都知道了吧?”这个传遍整个台湾的丑闻,她想没有几个人是不知道的。

“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她真的不敢相信雷思宇对媒体说要跟许璃结婚,她当时就是气愤地骂他整一个花蝴蝶,薄情寡义无情无义地冷血动物!

是啊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连她自己也不清楚。恍恍惚惚地过了昨天,到现在还是不能理清头绪。

“那个该死的沙文大头猪,真是不可原谅。”骂了那么多,她现在都找不出词语来骂他了,总不能老是用重复的词啊,那多便宜了他。看来她还是上网找找看有没有骂人的新鲜词,她决定要好好学,到时候把他骂的狗血淋头。

“可儿,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担心地看着她仍然苍白的脸,虽然她已经退烧了,但是脸色还是不好。

“我还不知道。”她真的不知道,“也许会出去找工作吧。”

“不行,你身体还那么虚,我怎么放心?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。”什么事她都可以依她,但是就是这事不行。照她现在的情况,让她出工作还不如说是折磨她。

“雨嫣我知道你对我好,但是我有我自己的生活,而我,不想打扰你们。给你们添麻烦。”他们两口子的世界她不想叨扰。而且她也该为她以后的生活做打算了。

“什么叨扰?你总是对我们那么客气,你还当不当我是你的好朋友,好姐妹?”被她故意生疏的语气气到想骂人。可儿什么时候她那么客气?皱眉看着她,“你是不是很在意外面的流言?”传言她是个心肠歹毒的女人,居然设计害可儿流产,什么嫉妒许璃怀了雷思宇的孩子。

“一切都是瞎说,什么妒忌,什么心肠歹毒,那些人就是有事没事干,什么都没有调查就乱栽赃。不分青红皂白就在外面乱讲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叉着腰生气地骂起那些不是好歹的媒体,什么媒体?就是胡乱造谣的鬼东西,她恨不得让傲把他们的地方都铲平。但是她知道不能,因为她心肠没有媒体那么歹毒。

可儿没有出声,就算媒体在造谣,就算他们把她批的一无是处,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,想那些又有什么用?想了就不会发生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