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难熬的一天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070 字 3个月前

第四十八章 难熬的一天

接下来可儿完全不理会他,径自做着自己的工作,等到客人都走完了,看了看手表也已经一点了,才发现自己的肚子饿了。转过身看见他不在店里了,才松了一口气,她发现他给她的感觉还是有点压迫感,虽然不想承认。

“饿了吧,来吃午餐了。”莫可儿被突兀的声音吓了一跳,就看见他提着一袋东西走进来,她惊讶地看着他,他不是早就走了吗?

“快点吃,现在都一点了,再忙也要吃午饭的,你的身体又不是很好。”一个人啰啰嗦嗦地打开袋子,拿出两盒快餐放在柜台上,香味顿时飘了出来。

可儿快要被他气死,他又知道她的身体不好?而且谁让他带快餐来的?

拿起一旁的快餐就要打开,却被他眼疾手快地抢了过去,然后它的命运很悲惨地落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“那个是十二点就送来的快餐,现在都已经冷了,吃冷食不好的。来,趁热吃。”笑眯眯的递给她一盒热气腾腾的快餐,完全不为刚才自己扔了她的饭盒而有任何的愧疚。

可儿没有接过去,就算她饿死也不吃他的东西。而且他又告诉她吃冷食不好,她又翻了翻白眼,他的规矩可真多。平时她跟馨颜忙得时候就是将就着冷了的便当,也没见有什么不好的迹象。她是平凡老百姓,对吃的东西不挑剔。

“怎么?怕我下毒啊,那我先吃一口。”好像真的怕她不信,当着她的面就扒了一口饭,没嚼几下就吞了下去。

“怎么样?我没下毒吧,这下可以吃了吧?”把饭盒递给她,眼睛尽是真诚。半分钟过去了,可儿还是没有接过他手上的饭盒,雷思宇想了一下,恍然醒悟地拍拍自己的脑袋,拿起另外一盒没有开封的饭盒,“那个我已经吃过了,这个还没有开封的。”他想她是因为不想吃他吃过的东西吧。

“我不饿,谢谢!”冷冷地睨了一眼他手中的饭盒,客气地拒绝他的好意,转身不再面对他。

“我发誓真的没有下毒。”雷思宇着急了,她一点都不领情。“不吃午餐会受不了的,你的胃本来就不怎么好。快点吃,我不看你总可以了吧?”

莫可儿挑了挑眉,他知道她的胃不好?怎么以前没见他提过?现在才知道来关心,太晚了吧?而且她也不需要他的关心。

拿起一块面包就着水喝,她也可以解决她的午餐。只是雷思宇没有打算放过她,在她咬了一口面包之后就已经把它抢过来了。可儿望着空空的手,恼怒地瞪了他一样。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她已经让他为所欲为地在她店里晃荡了,没赶他出去就已经很好了,他居然还真把自己当这里的主人,当她的专属保姆了?居然管到她的头上来了。她要让他知道,她现在已经不是他的妻子,而是一个跟他毫无关系的陌生人。

“我只是想让你吃午餐,没什么别的意思。”她好像生气了,是因为他的缘故吗?而且她好像很不想见到他,这个发现让他很不舒服。他找了她三年耶,反正他是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的。

“我可以自己解决。”拿起另外一块面包啃起来,“而且我认为你没必要那么关心我。我是你的前妻!”她故意重点强调“前妻”两个字。他不信他家里有了老婆还要出来找她叙旧,是在炫耀他现在过得很幸福还是来嘲笑她的窘境?

“呵呵,终于肯承认认识我了?我还以为你还真的把我忘了呢。不过也对,你喊我先生,我本来就是你的先生嘛。”说完兀自地笑了。

莫可儿气愤地紧握拳头,没想到反被他将了一军。“你这个人怎么脸皮那么厚,自说自话。”

“我说错了吗?事实就是如此啊。”无辜地看着她,聪明地撇清刚刚说的话。

“我是你的前妻,所以你不是我的先生。还有就是,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那份离婚协议书?”没拿到之前她还是挺担心的,就怕他反悔了。

“我们没有离婚,所以你还是我的合法妻子。”他知道她听到这件事之后肯定又会发飚,但是这是事实嘛。而且他发现她的脾气变得凶悍了,特别是对他,不像以前那么温婉,不过在经历了那么多,性格变了也没什么奇怪。

“什么?”可儿对着他吼了一声,“你没有办离婚手续?”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,好像他说的火星文难以理解。

“别吼那么大声,你先生我的耳朵都快聋了。而且你没有必要那么激动嘛,我知道你也不想离婚的,所以你别那么兴奋地吼我嘛。”

“你……简直是无赖。”真是气死她了。“谁说我不想离婚,我三年前就已经说过要跟你离婚了,我不管,我要拿到离婚协议书。”

“那是你说想离婚的,但是我没有说要离婚啊!而且我发现我一点也不想跟你离婚,因为我发现你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。”

“雷思宇,当初你也说过要离婚的,而且说第二天就可以办理好,你现在又耍赖,简直无耻。”明明当时他也有份说要离婚的,现在居然指控说是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,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去!

“哇,老婆你对我当年说的话还记得清清楚楚耶,真不枉费我找了你四年,也想了你四年。”完全一副无赖相,让可儿直想跺脚。

“谁是你老婆?许璃才是吧,别认错人了。而且你别想耍赖,明明你也有份说要离婚的。”别以为扯开话题她就会乖乖跟着他走,做梦!

“唉,你的记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了?我刚刚不是说过我们还没离婚吗?所以我的老婆自然就是你咯。”这回她想赖也赖不掉了,都是她自己说的,不然他还没想到这么完美的办法。

“你……”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是个无赖?较之以前冰冷的他,完全变量为样。原来他脸皮也可以那么厚,厚到她想要抓狂的地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