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你终于接纳我了(1 / 2)

冷血总裁 冷紫袭 2025 字 4天前

第五十七章 你终于接纳我了

就在她准备要离去的时候,雷思宇出现了,神情焦急地走到她旁边,然后不由分说地把她拥进怀里。

低沉的嗓音还夹着些许着急,“你吓死我了,我找了你很久都没找到,小麒都吓哭了。不知道我们会着急吗?”还好,终于找到她了。他以为她会像思念前一样,没有理由地消失了,他可不能再承受四年思念的折磨。他会疯的。

可儿没有推开他,其实心里也是担心他们的,而且她等了一个下午,手脚都冻僵了,现在急需一个温暖的拥抱,也好沉淀一下慌乱的心情。

“手好冰,是不是很冷?”抱了大概五分钟才发现她的手很冷,想必是在这里等了一个下午?天,他怎么没发现?

“你在这里等了一个下午?为什么我们出来的时候没看见你?”

“不是吧,我在这里都站成雕像了。”她翻了翻白眼,忍住,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,可是他怎么那么迟钝?就连她全身冰冷都是抱了很久才发现。

他赶紧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,而她也很配合地打了一声喷嚏。

“我送小麒回家了才来找你的,我以为你又消失了,让我好担心。”

“我怎么可能丢下小麒?”她咕哝着,有了他的外套暖了一些,而且有他的味道在上面,让她有点恍惚,好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“我们先上车吧,车里比较暖。”他很高兴她现在没有跟他吵架,那是因为可儿站了一个下午,全身都可以说是瘫痪了,怎么可能还有力气跟他吵?

雷思宇把暖气开到最大,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,感觉好可爱,让他心神不由得荡漾起来。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灼热,从找到她的那一刻起,他就想好好抱着她。说来好笑气,刚刚的拥抱是隔别四年的第一次拥抱。

他靠近她,气息如兰吐在她的脸上,而她也回望他。车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点热。雷思宇毫不犹豫地吻上了她的冰冷的红唇。先是轻柔的吻,后来转为狂野,四年的思念从热吻中诠释者自己对她的渴望和想念。

可儿则是头脑一阵空白,他的吻还是那么容易让她沉醉,就算她现在有多恨他,但是她也是一个渴望爱的普通女人,而且她对他的吻感冒,每次都无法抗拒。说自己不想他是骗人的。每当她过得很辛苦很寂寞的时候,想到的是他的狠,但是却也有着丝丝的甜蜜。不过她想还是恨多于爱吧,至少她还不能完全原谅他过去的种种。

很久之后他才放开她,看着她脸上染上的红晕,为她娇俏的容颜增添了一抹靓丽的魅力。

“不要这样看我,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会控制得住。”他太渴望她了,找她的思念当中,他可是一秒都不好过啊。陪伴他的总是她的身影,还有她温柔的神情,但是四年后,她却多了一份抗拒和不乖巧,但是却没有影响她的美丽,还是一如既往地吸引着他。应该说,是更加令他着迷。

她尴尬地转过脸看向车外,但是雷思宇却又扳过她的脸,然后轻轻地把她的有点凌乱的头发抚顺。刘海盖在额头上,遮去她光洁的额头,如果有个东西把她的刘海夹起来就好了。

夹子?他掏了陶口袋,果然摸到一个小硬物。欣喜地拿出来,果然是那个夹子。他帮她夹好头发,水晶蝴蝶发卡在她的黑发上显得栩栩如生,就像一只在跳舞的蝴蝶。

“这是……”她刚刚惊鸿一瞥,有点震惊地看着他为她夹好头发。然后她取下那个发卡,不可思议地看着他。他则懊恼于刚弄好的头发又被她搞乱。

“你怎么有这个?”

“今天刚买的。”他不自然地回答。他才不承认他四年都带在身边呢?要是被她发现,不被她笑死才怪。

“不对,如果是刚买的话,怎么色泽不对?看起来好像有点暗淡了,应该经常被人拿着或者是用过的。”别以为她是白痴,因为她就有一个一模一样的。

“怎么可能会被人用过?那是因为我揣在口袋里四年了,才会那样的。”他着急了,以为她认为他是拿用过的东西给她,没想到却说漏嘴了。等到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,他闭上了嘴巴,不自然地盯着方向盘。

“你……四年前就买的?可是你为什么没有给我?”而且四年都带在身上,很难想象一个大男人整天带着女人用的发卡,想想就觉得好笑。

“唔,那是因为那时候没来得及给,谁让你一声不吭就跑了?”他的不自然转为对她低吼,以此掩饰自己的困窘,该死,她怎么那么聪明?一看就知道。

“如果死四年前想必你不会给吧。”那时候他那么恨她,口口声声都说她跟尹枫哥在一起,也伤害了她,那时候他们的关系简直可以说是僵到了极点。

“把那个丢了,现在只能戴这个。”他抢过她手上的发卡,帮她夹好头发。

“哪个?”她不明白地看着他有点恼怒的脸色,他怎么了?她又没说什么不是吗?

“就是上次慕尹枫给你的那个。”当时他看了真的气炸了,为什么她能对他那么温柔,对他总是冷淡?

“你看到了?其实那个发卡我也找了很久,以为自己丢了,没想到尹枫哥帮我找到了,所以才给我的。”

“那个发卡,你一直都保存着?对你很重要?”其实他心里是有了答案的。

“你还是没有完全记得吧?小时候的事,也许你知道记得一部分。”她有点伤感地说,原以为他会记得全部,是她太贪心了,这根本是不可能的,因为自己在他心中不算重要吧,不然怎么可以忘得那么彻底?

“那个发卡时我买的。”

她惊讶地看着他,“你记得?”

“所以当我发现一模一样地发卡的时候,我就记起来了,那是我为你买的,还记得当初你兴高采烈的样子。”他也笑了,犹记得当时他们两小无猜。

“所以当慕尹枫替你夹起头发的时候,我就想把这个发卡扔了。”

“但是你没有,而且还保存了四年。”她接下他的话,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感动。是不是她不在的四年,他也过得不好?从他找到她为止,这是第一次她这么仔细地瞧他。

他看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,魅力不减当初。挺拔的身材,深邃的眼眸,有点凌乱的头发,还有微扬起的嘴角,这还是当初她认识的雷思宇啊。但是变了的是他瘦了不少,而且看起来也没以前那么自信和骄傲,少了一些冷酷多了几分温暖。四年,真的是可以发生很多事。
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鬼迷心窍。”被她说中了心事有点不好意思。不过他不会承认的,那多难为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