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(1 / 2)

扑倒蛇祖 炎焱焱 4855 字 2天前

安斯艾尔就这么的将格兰芬多铺在地上,像是放了一张新的地毯。每天的把格兰芬多欺负过来,欺负过去,看着格兰芬多敢怒不敢言的样子,安斯艾尔的心里是异常的舒坦。

而在这期间,有了新宠的安斯艾尔瞬间的将萨拉查给抛到了一边。每天下课也不去找萨拉查了,而是直接的跑进自己的宿舍去欺负格兰芬多玩。

因为这件事情,萨拉查不知道在私底下抱怨了多少次,但是……很遗憾的是,因为欺负格兰芬多很带感。对于萨拉查的抱怨,安斯艾尔通常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,完全的没有听进心里去。

为此,萨拉查表示很愤怒,为了将安斯艾尔的宠爱给夺回来,萨拉查毅然的搬进了安斯艾尔的寝室,将自己的卧室抛到了一边。甚至,连修改作业也直接在安斯艾尔的寝室里进行了……

而格兰芬多,看着萨拉查和安斯艾尔每天上演的甜蜜时间,早就麻木了……一连的在你的面前演上一个星期,还不带重样的,你就不会麻木吗?噬神全文阅读!

终于有一天,安斯艾尔对欺负格兰芬多的欲\望越来越低,这也直接的导致了,格兰芬多直接的解放了……

当然,想要翻身做主人的愿望,还是很远的。安斯艾尔依旧的将格兰芬多紧紧的攥在自己的手心里。

“我说,你想不想见你的儿子,柏斯纳德?”萨拉查在一旁批改着作业,安斯艾尔就蹲在格兰芬多的旁边,用手指戳着格兰芬多。

对于安斯艾尔的行为,格兰芬多早就麻木了,坐在画像的椅子上,任由安斯艾尔就这么的戳着,毫无感觉。

“当然想见。”格兰芬多努力的不让自己把白眼球给个安斯艾尔,不然……最后遭罪的肯定是他。

“即便是你儿子已经改姓了,体内的血流的不是你格兰芬多的了?”安斯艾尔眉开眼笑的用手指继续的戳着,他只是很好奇,好奇格兰芬多的承受能力,能达到哪一种级别。

格兰芬多的身体一僵,但很快的也就释然了。里面的灵魂是自己的孩子,还要在乎什么血统吗。

“都是柏斯纳德,其他的没有什么好在意的。”

安斯艾尔看着格兰芬多不甚在意的样子,耸了耸肩膀,然后扔给了格兰芬多一个重量级的炸弹:“如果,柏斯纳德那小子,要嫁到马尔福家呢?”

这一次,格兰芬多彻底的僵住了,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消息。

“他……他要嫁给谁!伊诺·马尔福那个小混蛋吗?!”

安斯艾尔勾唇一笑,只是这眼睛里略带寒意:“格兰芬多教授,在伊诺的哥哥面前,最好不要讲他弟弟的坏话。”

格兰芬多嘴角一抽,明智的沉默了下来。刚才的那个小心太惊人了。吓得他……一时忘记了,自己还在安斯艾尔的囚禁之中……

“不过,我可以好心的告诉格兰芬多教授,柏斯纳德要嫁的可不是伊诺哦,而是……伊诺的儿子(or后代?)。”

“伊诺的……儿子?”格兰芬多听到安斯艾尔的这个解释,心里有些迷茫了。这么说的话,伊诺的那个儿子,现在该有多少岁了,怎么可能会活到现在!

不过,格兰芬多对于柏斯纳德能够成功的将对伊诺的感情放弃,倒是很舒坦。但是……怎么放弃了伊诺,又选择了他儿子?!柏斯纳德,马尔福有什么好的!

安斯艾尔纠结的皱着眉头,挥手打断格兰芬多的思考:“反正,就是这个样子,你知道你儿子要成为我马尔福家的媳妇儿就行了,其他的你就别问了。”

格兰芬多默默地看着安斯艾尔,心里抓狂:喂,那可是他的儿子,亲生儿子!!不是什么从路边捡来的小猫小狗之类的,为什么不能问了?!现在他的儿子居然要嫁人了,他有权知道的!!

但是,在目前的情况之下。格兰芬多很识相的闭上了嘴巴,缄口莫言。等有时间了,去询问他的儿子,那不是……一样吗?!

关键是,这个儿子……得愿意跟他说话,愿意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他才行……

炸完格兰芬多之后,安斯艾尔继续的重复着刚才的问话:“怎么样,格兰芬多教授,你想不想跟你的儿子见上一面?”

格兰芬多看向安斯艾尔,眼里的疑问显而易见:你愿意让我跟儿子见面?

看着格兰芬多明显的不相信的态度,安斯艾尔笑了一下:“哎呀,我玩够你了,当然游之霸王传说。”

这次……格兰芬多怒了,那是真正的怒了。不过,就是怒了,他也不能做什么欺负安斯艾尔的事情,只能扯着嗓子喊着。

“萨拉查·斯莱特林,快把你的这个宝贝儿子给领走!!!”

“宝、贝、儿、子?!”听到这四个字,安斯艾尔毫无例外的,脸黑了下来。

格兰芬多冷哼一声,讽刺的眼神上上下下的在安斯艾尔身上来回的扫视着:“不是儿子是什么,安斯艾尔·马尔福,你可是萨拉查亲手养大的,怎么着,萨拉查都是你的养父吧?!”

“你个老混蛋格兰芬多,看我不踩死你!!!”

“臭小子,你往哪踩呢,快给我下去!”

“我就是要踩死你,踩死你,让你在满口的胡说八道!!”

“我有没有胡说八道,你自己心里清楚得很,安斯艾尔·马尔福,那是我的脸,你快把你的臭脚给挪开!!”

……

……

萨拉查无言的看着那里的一对闹腾,叹着气摇着头,继续的进行着自己的批改作业的任务。

那两个人,如果一天不闹腾,那才是真正的出了问题。闹去吧,闹闹更健康,没什么不好的。

只是,格兰芬多,你干嘛非得提起安斯艾尔是萨拉查的养子这件事情呢,这不是找虐吗……你看看,当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萨拉查可是直接捏断了一枝羽毛笔的。

所以说,格兰芬多被安斯艾尔单方面的揍回去,那绝对是格兰芬多自找的……怨不得别人,更怨不得,萨拉查不出手帮他。萨拉查这个时候,没有火上浇油,那就已经很好了。

……

“啊,安尔,我记得戈德里克在千年前,曾经让我教给你喊我养父的,但是当时事情太多了,我给忘了。”萨拉查笑的纯良的看着安斯艾尔,不出所料,安斯艾尔现在的火气……更大了……

“嗷,你这个欠扁的戈德里克·格兰芬多,看我不踩死你!!!”

被安斯艾尔一脚正中,踩住嘴巴的格兰芬多,可怜兮兮的唔唔了两声。

该死的萨拉查,我什么时候给你说过,要你让安斯艾尔这个臭小子喊你养父的!!!

……

落井下石,这也是萨拉查·斯莱特林的一个优异的强项啊。

就因为格兰芬多那天的那句话,导致了格兰芬多能见柏斯纳德的时间又向后推移了。因为,格兰芬多的那句话,又将安斯艾尔熊熊的虐待格兰芬多的心,燃烧了起来!

每天,萨拉查一来到安斯艾尔的宿舍,看着安斯艾尔欺负着格兰芬多玩,已经习惯了。从一开始的开能开口阻拦一下,到现在的时不时也跟着安斯艾尔一起欺负欺负格兰芬多了……

……

再度的欺负了格兰芬多一星期,安斯艾尔终于善心大发,准备将格兰芬多的事情告诉伦纳德。

从卢修斯的那里要来了二年级的课程表,寻了个时间,安斯艾尔直接在伦纳德下课的时候去堵人。

“哟,伦纳德。”看着伦纳德从教室里出来,安斯艾尔笑眯眯的打着招呼,像一只偷了腥的猫一样海岛农场主。

看着安斯艾尔不同寻常的态度,伦纳德不露痕迹的后退了一步,警惕的看着安斯艾尔:“首席,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安斯艾尔立刻笑的温柔起来,脸上的表情柔的都快挤出水来了:“伦纳德,现在你有时间吗?我想跟你聊聊。”

由于安斯艾尔可疑的表情,伦纳德再度的谨慎的后退了一步:“那个,首席,我想……我们没有什么好聊的吧……”

一聊估计就打起来了。

看着伦纳德很不合作的态度,安斯艾尔眉头一挑,冷冷地说着:“你到底是过来,还是不过来?!”

伦纳德松了一口气,现在正常了,刚才看着……怎么那么的别扭呢。安斯艾尔果然还是适合这个形象……装温柔什么的,会很惊悚的。

“要聊什么?”看着安斯艾尔恢复了正常,伦纳德也就放心了,大胆的朝前走了几步,来到安斯艾尔的面前。

“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,”安斯艾尔看了看周围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,手掌按在墙壁上,拽着伦纳德就闪进了一间密室,“跟我来。”

伦纳德无语的看着拽着自己衣服的安斯艾尔,还说什么跟他来,他就是不想跟着也不行啊,衣服被拽着,他总不能果奔吧。

来到密室,伦纳德四处的看了一眼,得到一个结论:“萨拉查教授,是只老鼠吗?”你看这一个个的密室,随处可见。

“你才是老鼠呢!”安斯艾尔恶狠狠的瞪了伦纳德一眼,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轻哼一声,“我不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
伦纳德平静的不跟安斯艾尔争吵:“怎么了?找我有事情吗?”

听到伦纳德主动地询问,安斯艾尔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的阴笑:“当然,而且还是一件不小的事情。”

看着安斯艾尔神神叨叨的样子,伦纳德反而没有好奇心了:“能有什么不小的事情?”

“当然不小了,柏斯纳德,戈德里克·格兰芬多,还活着哟。”

“柏斯纳德,你的父亲,戈德里克·格兰芬多,可是还活着的哟。”安斯艾尔全神贯注的观察着伦纳德的神情,看着他能有什么能令人愉悦的反应。可惜,伦纳德的反应让安斯艾尔心里失望了。

伦纳德听到安斯艾尔的话,愣了一下,开口的询问着安斯艾尔,证实着真实性:“安斯艾尔,你说的,是真的吗?父亲他,居然还活着?!”

“当然是真的了,”安斯艾尔笑的真诚,努力的打消着伦纳德的疑虑,“只不过,这个活,跟那个活可不一样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这个活,是格兰芬多教授留下来了一副画像,所以我勉强的还能说他活着。但并不是那种有血有肉出现在你面前的那种活法。”

“那父亲他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听着安斯艾尔的解释,伦纳德的心里,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。

“在我的宿舍里,”看着伦纳德像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的表情,安斯艾尔一挑眉毛,敛去脸上的笑容,“柏斯纳德,你这是个什么样的表情?”

伦纳德轻咳了一声,赶紧的摇头:“没什么没什么,刚才只是嗓子痒了一下。”

梅林在上,父亲大人居然在安斯艾尔的房间里,梅林被亚瑟给压倒了吗?他们两个人居然能够和睦相处,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暗黑破坏神之毁灭。要知道,在千年前,安斯艾尔和格兰芬多两个人的战争,可是经常蔓延到伦纳德的身上的。

“没有那就好,不过,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格兰芬多教授,他可是想你想的快要死掉了。”安斯艾尔似笑非笑着,隐晦的说着格兰芬多快被他给玩死的事实。

伦纳德沉默了一下,最终开口说着:“过几日吧,我准备将事情都告诉卢修斯,如果他还能接受我,我就……”

“就嫁到马尔福家?”安斯艾尔快速的接过来伦纳德的话,“不过,伦纳德你要是把你自己给暴露了,那我和老师的身份不要就从你的嘴里给露出去了?不行,要先给萨拉查商量一下,你在做决定!”

听到萨拉查的名字,伦纳德后退了一步,讪讪的笑着:“那个,安斯艾尔,这件事情还是交给你去说吧,你也知道……斯莱特林教授虽然曾是我的两次院长,但是……本质上……我还是很惧怕他的……所以……安斯艾尔,再见!”

说完,伦纳德快速的窜了出去,不给安斯艾尔任何反应过来的时间。

安斯艾尔干瞪眼的看着伦纳德飞速的跑了出去,心里气闷:该死的格兰芬多留下来的小狮子!!

安斯艾尔一路上生着闷气,一路的奔向萨拉查的办公室。结果开门进去,发现萨拉查根本不在这里。在才想起来,萨拉查最近……直接把他的宿舍当成办公睡觉两位一体的地方了……

没办法,安斯艾尔只好的返回自己的宿舍,去向萨拉查哭诉,顺道将伦纳德给阴上一把。

来到宿舍,看见萨拉查正蹲在地上跟格兰芬多聊天,安斯艾尔不管三七二一的,直接飞扑上去,将萨拉查给扑倒在地。

被安斯艾尔当成地毯的格兰芬多看到这个场面,心里吃味的说着:“哼,萨拉查,你的这个小情人简直是越来越不像话了!”

不等安斯艾尔有所动作,萨拉查揪准时机的在格兰芬多的画像上踩了一脚:“我自己乐意,格兰芬多你是不是在寂寞了?要不要我给你去寻个画像伴侣来陪你?”

格兰芬多瞪眼,看着重色轻友的萨拉查,心里气的,直咕噜,像沸腾的热水一样。

扑进萨拉查的怀里,安斯艾尔也没空跟格拉芬多斗嘴玩,直接的向萨拉查打小报告:“萨拉查,柏斯纳德那小子,要把他的身份告诉卢修斯。”

“哦?为了爱表白啊。”萨拉查笑的意味深长,还特意的看了一眼格兰芬多,看着发着愣的格兰芬多,心里笑的异常的舒坦。

“但是,萨拉查,如果柏斯纳德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,不就把你的身份也暴漏出来了吗?”安斯艾尔尽心尽力的给伦纳德穿着小鞋。

“说出来也没什么,”萨拉查内心很淡定,“卢修斯是阿布的儿子,有权知道。而且卢修斯的大脑封闭术学习的还不错,不怕将消息透漏出去。只不过,就怕卢修斯的心里承受不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