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章 陷阱?(1 / 2)

百炼成锋 赤虎 2501 字 13天前

第一百一十章陷阱?

懒洋洋地起身,披上丝绸睡衣,睡衣里什么也不穿,韩芷烟忽然感觉一阵情热。<-》她生了个懒腰,看到化妆台上多了点东西,她知道这是安锋准备的礼物,便轻快地走到电脑桌边,翻动着桌上那黑色真皮礼盒。礼物匣子内放着一串璀璨夺目熠熠生辉的……钻石项链,以及一张美国信用卡。

信用卡就罢了,一是韩芷烟如今不缺钱,她的股票依然在上涨,分红已达到了每年50万美金的程度,这相当于一名美国华尔街金领的年薪。二是安锋出国时丢下一张附属卡,即使在安锋失踪那段时间,那张属卡里每月依然打入一笔钱。十万人民币虽然不多,但用于每月的零花,那已经很奢侈了。更何况她有自己的工作,这份工作收入并不低。

不过,韩芷烟不会拒绝安锋送来的东西。她是安锋的女人,活该安锋养着他。

门外,酒杯的叮咚声还在持续着,隐约间,韩芷烟听到有低声的嘀咕。但这房间隔音很好,厚厚的地毯将杂音完全吸纳,韩芷烟只能偶尔听到一两个词,这些词语又模糊不清。

这串项链可真漂亮啊,韩芷烟几乎不敢想象自己戴上会有什么状况,据说常有为了抢金戒指而剁手指事件发生,带上这样的项链,还能活多久?

可是这串项链真的真的漂亮,韩芷烟情不自禁戴上项链,对着化妆镜反复欣赏。钻石的璀璨光芒令人难以移开目光,韩芷烟觉得这礼物太贵重了,贵重的……让她带不出去。她亮起嗓子喊了一声:“锋锋,你在偷喝酒啊,大清早的……桌上的这项链是给我的吗?我带上给你看看。”

说完话,韩芷烟脚步轻快地推开卧室大门,冲进楼顶阳台……她的身子猛地定住了。

阳台上不是一个人。

阳台上不是一个外人。

今天的阳光很灿烂,楼顶阳台的巨伞下,胡乱的码放着三十余瓶各色美酒,红的蓝的粉的绿的,让遮阳伞下的安锋埋在一堆姹紫嫣红里。安锋正对着卧室门坐着,见到韩芷烟出现,他略显尴尬的招招手。

遮阳伞下还坐着一个非常俊美的男人,他侧对大门而坐。一位衣着暴露、身材**的美绝顶美女坐在安锋身边,而那女人甜蜜的依偎着安锋,手臂亲昵的搭在安锋肩膀上,饱满的胸脯不停在安锋身上摩擦,一脸媚笑,而安锋……在韩芷烟冲入前,似乎很享受这种摩擦,一脸温柔的笑容——幸好身子还坐得笔直,手机很规矩,这让韩芷烟微微松了口气。

一阵微风吹过后,清风撩起了韩芷烟的丝绸睡衣,阳光下,韩芷烟脖子上的项链熠熠生辉,但韩芷烟却有点窘迫——她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,微风撩起如丝睡衣,露出了她雪白的胸膛、修长的双腿

等等……阳台上不止这几个人,阳台上同样有几名光着上身的美女,她们身上都带着钻石首饰,有手镯有项链有戒指,以至于迎面看去,到处是一片钻石的火彩。

那位安坐的美女是唯一穿上衣的美女,她有点眼熟,年龄也不大,似乎高中刚毕业的模样。韩芷烟似乎在某部美剧里看过她的形象。这是个美剧明星吧?

难道她就是安锋的美国女友,是安锋为之买衣服的那位?

又一阵风吹来,韩芷烟赶紧伸手遮掩睡衣,挡住了泄露的春光,她内心的小人在尖叫:丢人死了。有客人来你怎么不提前打招呼,你知道我喜欢在家不穿衣服的啊啊

这时,侧对卧室门而坐的男人扭过身来,现出了全部脸庞,韩芷烟顿时屏住了呼吸……这是个很俊美很妖艳的白人男孩,大约二十出头,金发碧眼,鼻梁高耸,眼窝深陷,嘴唇薄软湿润。他冲韩芷烟展开一个很阳光的微笑,招呼道:“嗨,小姐,你来晚了,欢迎加入。”

说着话,这男人目光随之一扫,在韩芷烟项链上稍一停留,在睡衣下明显凸起的蓓蕾上停顿了一下,这时韩芷烟已紧紧扯住睡衣,她只觉得……很羞涩很难堪很不好意思,赶忙一扭身向卧室跑去,边跑便喊:“我,我去换衣服。”

安锋在她身后平静的解释:“她不是模特。”

卧室门关了,俊男呵呵笑着,用一种“我明白”的口气说:“我知道,我当然知道她不是模特——她肚子有赘肉了。”

这句话韩芷烟听到了,她恨得咬牙切齿。

等换好衣服再度来到阳台上,原先赤果上身的美女们已披上睡衣,各自摆出慵懒诱人的造型,或坐或躺散布在阳台石雕间,给这个充满希腊风格的阳台增添了活色生香。这时安锋正端着两杯酒,不停地倒换着酒杯,似乎在比较酒味的差别,但他的目光确定这桌上一堆图纸。与此同时,那位俊男,以及那位唯一穿衣服的女明星,则指点着图纸解释着。

谁都没有招呼韩芷烟,等韩芷烟怯怯的坐上唯一的空凳子,安锋抬起头来解释了一句:“我们在筹划一次珠宝首饰秀……”

那位俊男很绅士的笑着,很体贴的安慰道:“别害羞,女士,你瞧,我们见多了果体,我们就是于这一行的。哦,你的肤色很白,这种白不是我们白人那种苍白,而是那种仿佛新鲜蒜瓣的白润,所以你带这串白金项链并不出色。你应该带那种玫瑰金,或者14k金项链,那种颜色更适合你的皮肤。

可惜这段话韩芷烟没听懂,一方面是因为极度羞涩,精力没集中;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俊男说话语速很快。

安锋放下酒杯,将这段话翻译一遍,而后解释:“我准备开个首饰公司,你脖子上那串是样品。它不是钻石项链,只是莫桑石。等会儿你还可以挑几件,价格并不高。”

韩芷烟手摸上了脖颈,感触到项链上的宝石,她深深吸了口气说:“假钻石……这,这仿得未免太像了。你知道是假的,我知道,劫匪可不一定知道。这样子谁敢带出去?太危险了啊。”

安锋哈哈大笑,把这话翻译过去。桌边的一男一女纷纷露出了会意的笑容,他们快速的说了几句,等他们说完,安锋解释道:“这是我新公司的合作伙伴,奥德尼,薇妮这位是韩小姐。

韩姐,那些价值连城的真钻石项链,平常也是没人敢带上招摇过市的。所以真品钻石首饰,常常都需要一件仿品作伴。在重要场合佩戴真品,不那么重要的场合,大家都喜欢带仿品充数,这样更安全。而我们就是要做这种仿品生意。

你这件项链是一件著名首饰的仿品,它的所有人……哦,你不用在意他。反正你是在国内佩戴,带的时候注意一下安全性,实在不行就丢了它,为这假玩意不值得拼命。”

韩芷烟这会儿感觉好了点,她笑了一下,回答:“有没有款式简单点的,这串项链太招摇了,主石如此大,真品恐怕要……上千万元了,我,很紧张很紧张。”

安锋一点头,刚刚举起手,韩芷烟赶忙插话:“可是……这东西太漂亮了,真要换一个我舍不得,不如你再送我一根简单点的,款式别那么夸张。”

韩芷烟小声地补充:“你说过,这东西不太值钱。”

“好的,奥德尼刚才说你适合玫瑰金项链,那就添一条玫瑰金的。”

“这才对嘛”,奥德尼在一旁补充:“如此白润的肌肤,需要小心地宝贝宠爱。”

安锋目光转向奥德尼,不满的说:“你又犯病了?韩小姐是我的,明白吗?”

“明白明白”,奥德尼举手做投降状。

这时,韩芷烟向薇妮打招呼:“你好,你演过,我看过那部电影。”

薇妮谦逊地回答:“我只是演了一个小角色——第四女猪脚而已。”

“可你还很年轻”,韩芷烟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身材,年轻真好,对方胸器挺翘,皮肤紧致。“你这么年轻,还有大把时间向上攀登,未来的一线明星会有你的……”

韩芷烟跟薇妮聊到一起,奥德尼凑近安锋身边,低声说:“你瞧,我最近手头紧了点,新公司又需要大量进货,我们能不能……我恰好知道一处钻石秀,据说那场钻石秀将展出价值17亿美金的钻石首饰。”

安锋狠狠地瞪着奥德尼:“这种事,能在这里说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