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二十章 落定(1 / 2)

修行在大宋 沐飞尘 1009 字 7小时前

晋王一直在擦眼泪,眼泪如同断线水珠无法停止。

任谁在旁看也会跟着难过落泪。祭酒韩大人当然在晋王脸上什么破绽也看不出来。

但事实已经很明显了。无论陛下的驾崩到底跟晋王陛下有没有关系,到底是不是晋王陛下一手策划的,不得而知。但能确定的,就是这道非常奇怪的遗诏,十有**就是晋王策划的。

刑部审案的时候有个简单的方法,就是无论任何事,只要看这件事的最大受益者指向谁,那么极大可能这个人就是事情的策划者。

况且这奇怪的遗诏中说要传位于晋王殿下,这本来就是不符合大宋继位法则的。虽然大宋有兄终弟及的经验,但那都是在帝王无子嗣的情况下。

现在陛下嫡长子庆王虽然年少,但十一二岁也不小了,况且有他们这些老臣在,辅佐个几年,根本没有任何问题。而且庆王殿下聪慧正气,正是非常适合的君王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兄终弟及由晋王即位,根本是不合常理的。

不仅是韩祭酒,其他六部大人听完这陛下遗诏也犹疑起来。

“什么?让我即位?”而晋王殿下在听完遗诏后,却是如坐针毡,似乎被针扎了似的跳起来,“皇兄怎么会让我即位?这不合适啊。”

其他大人一时没说话,看着晋王。

晋王说了几句推托的话。转过头看向床上的帝王。“皇兄,这真是您的意思吗?”

宣读遗诏的赵公公道:“殿下,此时非常之时,切不可推托辜负陛下。”

赵公公是陛下的心腹,众人看这情形很显然赵公公是倾向于晋王的。若非如此,这道所谓的遗诏也不能如此顺利的拿出来,就算捏造出来了其效用也会大打折扣。

正因为是赵公公,所以大概除了陛下之老师的祭酒大人,其他大人虽然有疑虑,但还是倾向于相信遗诏的,或者换种说法,陛下的心腹,难道还能跟着晋王伪造遗诏吗?即便退一万步说,真是晋王陛下买通了赵公公,晋王连这个人都能买通,那晋王这些年来到底布局了多少人还

用得着他们猜吗?

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才知道,这么多年来,这位一直以纨绔面目示人,一直以享乐为己任的晋王赵驰,其实远非他所示人的那般样子。

谁都以为晋王赵驰这辈子就一个目的,在皇兄的庇护下,吃喝玩乐一样不差,然后经常外派去捞点吃的喝的玩的金银珠宝,不敢欺压百姓,不敢拉帮结派,做任何捞钱的事都在陛下眼皮子底下。

而陛下对他的偏爱和袒护到了极致。

可所有人都看错了?

看来的确是看错了。

“是否寻庆王来商讨此事...”最年轻的刑部大人见气氛有些不对,大着胆子提议道。

“理当如此。”御史中丞郑直言附和,“此事还需从长计议,庆王殿下是陛下嫡长子,从国法上来说理应庆王殿下即位。”

“陛下遗诏,谁敢不从?”工部尚书走出一步。

“没错,请晋王殿下即刻即位。”户部尚书也走出一步,和工部尚书一起站到晋王殿下身边。

祭酒韩大人背负双手,与御史台郑大人缓步往外走去。但被两个晋王的侍卫拦住路。

刑部尚书林超然站到韩大人和御史中丞郑大人身边,目光扫过眼前的两个侍卫。在夏境的林尚书看来,这两个侍卫的境界他看不出来,也就是说,这两人很可能比他的修为高。

站队已经明朗。

户部工部两位尚书和赵公公站晋王这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