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南逃的溃兵(1 / 2)

5月下旬,黑溪北岸。

节肢踩在地面去年的枯叶残片上,发出清脆慌乱的噪音。领头的黑火蚁雄蚁猛地回头,仿佛害怕这个声音会惊动那些凶猛的存在。

这是一小群黑火蚁和掘穴蚁、举腹蚁的混合部队,正在草丛中艰难穿行。

几只负轻伤的黑火蚁战士在前面探路,用触角尽量分辨地上留下的信息素。这里的信息素很杂乱,有去年遗留的还勉强可以分辨的长效信息素,有很久之前留下的已经不知道意义的短效信息素,也有一些带着惊慌气氛的新留下的信息素。

他们是一群溃兵,正在循着蚁道挣扎着想要返回黑溪南岸。

之前,多达46000余名黑火蚁国的蚂蚁,奉命分批返回黑溪北岸,到原主巢[黑火城],将之前未能带走的粮食等物资运往南岸新主巢。

虽然有蚁联国等盟友无偿提供或赊销的粮食,黑火蚁国也不会轻易放弃原本的储备,多一粒粮食,就可以多让蚁后产下一枚卵,让一名奴隶多干几天活,让一名战士多杀一只敌蚁。

“黑炭”大王负责组织这次行动,他自己没有离开南岸,只是派出了一批身体状况较好的蚂蚁执行任务,以奴隶蚂蚁为主,有少数黑火蚁的王和战士参与。

可这次行动彻底失败了,哪怕飞骑士发出过紧急告警,分批行动的黑火蚁国蚂蚁还是来不及撤退,就被突袭而来的寄生大军击溃,大量蚂蚁被杀被感染,少数残兵败将靠着对地形的熟悉暂时逃出生天。

就算逃出来也不安全,天空彻底被寄生飞虫占据,一旦被空中的飞虫发现,行动迅速的寄生大蠊就会背着寄生蚂蚁赶来缠住。

这支小部队只剩100多只蚂蚁,他们原本可是跟着一队多达数千的大部队行动的,可就是这样被缠住,然后被寄生蚂蚁的大部队撵上杀散。

好在队伍里领头的王见机得快,用气味召集身边少数战士和奴隶,遁入一旁的草丛里逃之夭夭,根本不敢看身后同伴们的下场,更不可能返身去救。

他们已经躲躲藏藏走了4天,原本按脚程早应该抵达黑溪岸边,可为了躲避追杀,不得不绕路,一路都躲进草丛等遮蔽物里行进,并且避开白天大部分时间活动。

此时,他们距离黑溪好像已经很近,但信息素里读不出来太多情报,有意义的信息素也是之前的溃兵留下的,没什么有意义的内容。

队伍里又没有原本当地副巢的蚂蚁,不熟悉此处的地形细节。他们到底走到了哪里?还要走多远?什么时候能抵达黑溪?全都不知道…

这4天里,这支小部队很幸运没再遭遇寄生蚂蚁,可一路逃亡也是困难重重。他们没有食物,大部分蚂蚁都带着伤,路上要是有蚂蚁又饥又累走不动,除了黑火蚁雄蚁还会被抬走,其他蚂蚁哪怕是奴隶雄蚁,也都只能直接抛下,被丢弃的蚂蚁根本不会有活路。

一路上因为饥寒交迫,他们已经丢下了近半同伴。

这天临近黄昏,从临时躲藏的石缝里,领头的黑火蚁雄蚁用摩擦音叫醒了其他蚂蚁,准备趁着寄生生物不再活动了赶路。

又有几只蚂蚁没有爬起来,她们还活着,可是已经没有能量起身了,只能等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