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想不想再来一次?(1 / 2)

唐朝好太子 纣胄 1058 字 3个月前

这不是开玩笑,而是李承乾真有这个想法,刚刚真的有食髓之味的感觉,何况自己还没尽兴,怎么可能让苏氏离开?

何况在刚刚做那个事情的时候,李承乾感觉自己的心跳特别快,却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,身体的力量和柔韧性都变得更好,完成了几个前世根本完成不了的姿势。

这让他很幸福,这种感觉让他沉醉。

而且做完了之后,活动了一下筋骨,李承乾感觉身体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,似乎变得更加强壮了。

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这终究是好事,不是吗?

能够通过做这种事情把身体变得强壮,梦想啊,终极梦想啊,男人的终极梦想!

苏氏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和李承乾继续计较,拿过胸围穿衣服。

李承乾按耐住了火热的心,也开始跟着穿衣服。

这已经折腾了不短的时间,肚子都有一些饿了。损耗太大,该吃饭了。

再说了,这时间长了也不行,终归外面还有人。大白天的,也不太合适。晚上再好好的继续。

李承乾没有再说什么,事情到了这一步,节奏已经被打乱了,不过恩爱和谐倒也挺好。

两人穿上衣服之后,再一次来到了那幅画的前面。

李承乾拉着苏氏的手,笑着说道:“还差一首诗呢。”

说完,李承乾拿起笔在画的旁边提上了一首诗:
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。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”

后世很多人都知道这首诗,尤其是前两句。但其实,后两句才是重点。

我浏览于花丛之间,却不愿意回顾,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要做学问、要求心中的道,另外一半是因为你。

可以说这是很高等级的情话了,李承乾才会拿过来。

只不过这首诗的作者是千古大渣男元稹,也就是西厢记里面张生的原型。只不过与西厢记的完美结局不同,元稹干出来的事情可以说是应该被一刀捅死。

元稹进京赶考之后,的确是考中了,却没有回去娶那个崔莺莺。他回头在京城里面娶了一个官员的女儿,算得上是攀龙附凤。

当然了,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,元稹只能算是一般渣男,不能算得上是千古大渣男。

接下来元稹干的事可谓是一绝,他把自己和崔莺莺的事情写成了一本书,炫耀自己的泡妞功夫,还是那种黄色加料版本的。这么一来,搞得崔莺莺可以说是痛不欲生,名声都臭大街了,后来只能搬离原来居住的地方。

元稹这种行为就好像后世和一个女孩在一起,然后悄悄地录了像,转头去散播炫耀自己多牛逼一个性质,不但是渣男,而且还违法。

攀龙附凤、抛弃许下承诺的女人,然后还干这种事,简直就是渣中之渣、千古大渣男!

只不过元稹这个家伙有才华。

前世得知这件事情之后,李承乾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一个人的才华和他的人品根本就完全没有关系,诗品即人品这种话都是在放屁。

歌以咏志,在李承乾看来,更多的时候是在吹牛逼。说白了就是想要表达一种我很牛逼的意思,有时候更多也是为了一些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。看起来高大上的诗词,背后的故事真的不能深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