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摆明了就是来砸场子的(2 / 2)

唐朝好太子 纣胄 1062 字 4个月前

周围的人表情也严肃了起来,没有人知道李承乾要说什么,但是都小心地应付着。

李承乾也不在意,直接吟诵道:“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着风和雨。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

这首词出来之后,在场的人就更尴尬了,甚至是坐在李承乾身边的李泰都有一些坐不住了。

这首词上半阕着力渲染梅的落寞凄清、饱受风雨之苦的情形。这肯定不光是在说花,显然这是太子殿下在自喻,说的就是这段时间他的遭遇。

单看这首词,还以为太子殿下受了多大的委屈、遭受了多少人的陷害?

可事实上呢?

就是太子殿下自己做错了事。太子殿下在魏王李泰的社会上吟诵这首词,这里面是什么意思?

至于下半阕词,托梅寄志,从侧面讽刺了群芳。梅花并非有意相争,即使“群芳”有“妒心”,那也是它们自己的事情,就“一任”它们去嫉妒吧。

这说的是谁?谁觊觎太子之位?

还不是魏王。

我孤高,我懒得和你们计较,你嫉妒也白嫉妒。

这一首词意义深刻,看起来是在写花,可实际上呢,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,这明明是在搞事情。

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太子殿下搞事情了,你也没办。

人家做了这么样一首词,有能耐你也写一首诗反驳回去。可是这首词的质量绝对可以用艳压群芳来形容,在场没有人能够挑战,谢偃更是面如死灰。

李承乾没想放过他,笑看着谢偃说道:“孤的这首词怎么样?要不要点评一下?”

“太子殿下诗才绝世,臣不敢点评。”谢偃没有丝毫迟疑的说道。

听到这话之后,李承乾摇了摇头,一副十分可惜的样子,同时转头看向李泰笑着说道:“不如弟弟点评一下?”

李泰脸上的表情十分尴尬,这摆明了就是在说自己,自己还怎么点评?

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李泰无奈的说道:“这首词与前诗一样的孤高自赏,实在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。弟弟恭喜哥哥。”

李承乾笑着拍了拍李泰说道:“说的好!诸君饮胜!”

说完,李承乾就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口。

周围的人也连忙跟上。

太子殿下提起来的酒杯,没有人敢不喝。

喝完了酒,放下酒杯,李承乾笑着说道:“一时兴奋,孤作了一诗一词。现在该到谢偃了吧?正好让孤拜读一下他的大作。”

在场的人全都看向谢偃,不少人都目露同情。

有太子的一诗一词在前,现在再做诗或者词,那都是被太子压在身下,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家了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谢偃的日子很难过。

谢偃的脸色也很难看,随即站起身子说道:“殿下,臣实在是不胜酒力,头晕脑胀,无法作诗。还请殿下恕罪。”

“竟是如此吗?”李承乾一脸感慨的说道:“那还真是可惜了,不过没关系,你下面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