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魏征的支持(1 / 2)

唐朝好太子 纣胄 1083 字 3个月前

见李世民没有说话的意思,李承乾向前走了一步说道:“御史大夫,这凡事有因才有果。鲁宁违法,地方官员无所作为甚至官官相护,这才有了刘仁轨仗义出手。”

“鲁宁的事是一天两天吗?”

“不是啊。可是有人管吗?”

“没人管啊!国家法度被置于何地?简直就是被当成了儿戏!”

“这刘仁轨今日之举,乃是捍卫国家法度,自然不应该被惩处,反而应该嘉奖。”

魏征没想到李承乾居然敢和自己对线,眼中闪过了一抹兴奋。能够说服太子,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魏征仔细地听着李承乾给出来的理由。

要知道,在皇帝面前和太子辩驳,没有证明而耍赖可不行。

他努力地寻找着李承乾话里面的漏洞。

“可是太子你想过没有?如果这样的行为人人都效仿,那大唐的法纪成什么了?”

魏征看着李承乾再一次说道:“既然刘仁轨觉得事有不妥,那为什么不上报,而是采用这样的方式?朝堂之上,有臣子和陛下做主,难道还会包庇鲁宁不成?”

“刘仁轨不过是区区一个县尉,他能把事情报告给谁?”李承乾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难道是报给县令?还是报给州府?县令和州府难道不知道吗,还需要刘仁轨去报?”

“事实上,就是刘仁轨报了他们知道,刘仁轨不报他们也知道。可他们管了吗?”

“没管啊!这就是事实。如果他们管了的话,鲁宁也不会违法到今日。孤反而觉得刘仁轨这件事情做得好,就是要震慑那些不法的人,不要以为自己有人包庇,就可以无法无天。”

“一旦有正义的人把他们弄死,朝堂之上是不会给他们做主的。不但不会给他们做主,反而还对正义之人进行嘉奖。”

“至于御史大夫刚才担心的事情,孤反而不担心。出了这样的事情必然会惊动朝廷,那么朝堂上查一查也就是了。”

“就像这一次刘仁轨的事情,案情清晰,事情明了,鲁宁就是罪有应得!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奖赏刘仁轨,就是告诉天下所有的人,有了这种事情不要有侥幸,一样有人可以惩治你们。”

“而事后朝堂之上也会调查,如果是有人挟私报复、故意杀人,那一定要严惩不贷,以绝后来者!如此来才能两全其美。”

“一来杜绝鲁宁这种事情的发生,震慑地方官员,让他们不敢胡乱胡为;二来则是给那些官员出头的机会,不伤他们的心,不要让他们为了大唐冒险最后还丢了性命。”

说完,李承乾盯着魏征再一次说道:“今日处理的刘仁轨看似是小事,可凉了人心却是大事。今日刘仁轨这样的人朝廷不护佑,那么有朝一日朝廷就会没有人用!”

李世民看着侃侃而谈的儿子,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李世民居然觉得儿子说得很有道理;反而魏征在自己眼里成了一个老古板,说得完全没有道理,只是为了捍卫而捍卫。

这就没有意义了啊!

如果李世民来问李承乾,那么李承乾就会告诉李世民,原因其实很简单,就是论据不充分,给人的感觉干巴巴。

魏征也没想到李承乾居然这么能说,不但理由给得很充分,道理讲得也很足,而且似乎十分合情合理。

这就让人没想到了,太子什么时候有这个本事了?

要知道,在任何一个时代,口才和逻辑能力也是很了不起的能力。

“陛下,臣觉得太子说得有道理。”魏征一转身,躬着身对李世民说道。